航天长峰定增收购标的财务数据一团乱麻

口本刊特约 付梓钦   2017-07-03 04:52:28

更多内容干货,读者可以关注《红刊财经》微信阅读。6月21日,航天长峰发布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草案)》,计划拟分别以2.56亿元和1.4亿元价格收购柏克新能和精一规划各51%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航天长峰在4月28日发布收购预案并股票复牌之后,股价曾出现了连续两日跌停,其后又持续大幅下行,最低时曾跌至16.26元。截至收购草案发布日(6 月 21日),其股价仅维持在20元左右,相比其预设的定向增发价格26.25元折价巨大,仅从二级市场表现层面,反映出投资者针对航天长峰的本次收购并不“感冒”。

笔者仔细分析了收购草案披露的柏克新能和精一规划相关数据,发现这两家公司所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着一定的疑点,非常值得关注。

销售金额矛盾的精一规划

航天长峰此次拟计划收购的精一规划原本是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其在2016年7月发布了公开转让说明书,内容包含了2015年的经营和财务数据,以其对比此次收购草案披露的精一规划2015年度经营和财务数据,可以发现有多处矛盾存在。

精一规划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公司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3244.75万元,然而在航天长峰所披露的精一规划审计报告却披露,公司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3253.56万元,两组数据相差了8.8万元。数值虽小,但这也直接导致精一规划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 2015 年度净利润 727.8 万元与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披露的 755.46 万元,存在一定差异。

其实,如对比两版报告中细节销售数据,可以发现矛盾更为明显。其中,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精一规划在2015 年向第一大客户“肇庆市公安局”销售了 633.71 万元,而在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中披露的精一规划2015 年向“肇庆市公安局”仅销售了525.37万元,两版数据相差近百万元;同时,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精一规划在2015年向第二大客户“广东省公安厅”销售了517.1万元,也与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中披露的 525.06 万元存在数万元的差异;针对精一规划2015年度第五大客户“惠州市公安局”,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销售金额为222.92万元,而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披露的销售金额则为285.42万元,同样相差了60万元以上。

针对众多关键客户的销售金额均不一致,也就意味着精一规划自行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和航天长峰披露的收购报告书中,至少有一个版本的销售数据是存在数量众多、涉及金额巨大的差错,那么,到底是哪一版信息披露文件说了谎?

不仅如此,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两版信息披露文件针对2015年度销售收入存在的 8.8万元差异,应当导致销售现金流和应收账款余额等相关结算数据也存在大体一致的差异金额,可对比精一规划公开转让说明书和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来看,却并非如此,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科目2015年度发生额一致、均为3294.3万元,同时精一规划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2015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1641.61万元,而航天长峰收购报告书披露的此项数据则为1599.8万元,相差达40万元以上,与两版信息披露文件针对 2015年度销售收入确认金额之间存在的矛盾是无法对应的。

此外,精一规划公开转让说明书和航天长峰收购报告针对精一规划2015年度成本结转金额、年末存货余额等关键财务数据的披露,也同样存在较大金额差异,这进一步加大了精一规划财务数据真实性的可疑程度。

产能严重过剩的柏克新能

分析航天长峰此次拟计划收购的另一家标的公司柏克新能,可以看到该公司主营产品为 EPS 电源和 UPS电源,2016年这两项产品的产能分别为9600台和7200台,但是同年的产量却分别只有 5971 台和 3621 台,由此计算这两项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2.2%和50.29%,存在4成到5成的产品产能处于闲置状态,产能过剩现象明显。其实,柏克新能并非只是2016年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其2015年 EPS电源和 UPS 电源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也分别只有55.82%和50.86%。

收购报告书披露,柏克新能2016年向排名前五位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3167.98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比重为30.82%,由此计算该公司 2016 年采购总额为10278.97万元,再考虑到增值税进项税额对采购付款的调整因素,对应着柏克新能2016年含税采购总额高达12026.4万元。

但相较其含税采购,柏克新能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2016年度发生金额却只有6270.88万元,与该公司同年含税采购总额相差了 5755.52万元。2016年末,柏克新能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1228.6万元和5608.89万元,合计的应付款项余额为6837.49万元,2015年末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余额合计为4919.3万元。也即柏克新能的应付款项余额在2016年仅同比增加了不足2000万元,与同年该公司采购总额与采购实际支付资金之间的差额5755.52万元相差巨大。

这也就意味着,柏克新能在2016年存在数千万元的采购,既没有实际支付采购款,也没有形成经营性负债,难道这些采购是“天上掉的馅饼”?

此外,柏克新能在2016年末对大客户“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多达 789.71 万元,且账龄全部为1年以内欠款,也即这些应收账款全部形成于 2016 年当年的销售业务。根据收购报告书披露的数据,柏克新能在2016年向该客户销售金额仅为 674.97 万元,考虑到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含税销售额恰好就是789.71万元。这也就意味着柏克新能针对大客户“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的销售额,是根本没有实际收取任何销售款,这样的赊销程度不禁令人怀疑该公司是在通过人为放宽结算政策来刺激短期销售行为。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2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航天长峰定增收购标的财务数据一团乱麻